谭晧焱是一名造型师,他曾经为Time Out Hong Kong担任时尚生活编辑,并经常为《Dazed》和《Confused》网上版杂志撰写文章,现职为Fashion Statement编辑。要欣赏他的其他作品,可浏览www.arthurity.com

时装的力量真的不容小觑。的确,现今社会重视“人靠衣装”,但只要看看历史,时装亦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它能够改变社会的看法,并造就了人们自我表现的机会。

可是,时装的演变大多只局限于女装。遗憾的是,在男装世界,时装并未能担当起深具影响力的角色,因为男装产业未能追上当代思潮的前进步伐,只是让我们停留在前进和倒退的十字路口。

在某程度上,倒退意味着男装市场正在萎缩。我们不时听闻要取消男士时装周及T台表演的消息,而《Details》、《Free & Easy》以及《Four Pin》等主流男士出版物也难逃停刊的命运。

然而,另一方面,男装的款式和设计已从保守古板朝向大胆前卫的方向发展,这倒是个不争的事实。随着社交媒体涌现,我们亦不难从尼克·伍斯特(Nick Wooster)(61万Instagram 粉丝)、马里亚诺·迪·瓦约 (Mariano Di Vaio)(480万Instagram 粉丝)以及韩火火(500万微博粉丝)等男性时尚博主的网页找到蛛丝马迹。如果您认为只有时尚界的人才会炫耀自己的穿衣打扮,那就大错特错了:只要看看篮球运动员拉塞尔·威斯布鲁克(Russell Westbrook) 的Instagram粉丝人数高达430万,大多是关注他的时尚触觉,多于他高超的球技。

显而易见,这些粉丝数字表明世界正在改变,而追求时尚的爱美女士、光鲜绅士、名流大家,也不再被视为不务正业,男士即使是身着V领上衣或长度不过膝的短裤,也不会对男子气慨大减而感到无面。时装潮流不断更替变换,那些不修边幅、傲慢、极为男性化,而且空有一柜子不合身衣物的男士,将会感到无所适从。

现在的两分局面是:公众对时装的期望与时装界的发展各走极端。备受尊敬的设计师拉夫·西蒙斯(Raf Simons)在近期接受《纽约时报》的访问中如是说:“我对这种现象深表遗憾。我希望男装能够与女装潮流并驾齐驱。大多数的男装品牌只有单一的经典款式,后来才在设计方面加上新意。”

西蒙斯曾试图革新男装的潮流,而且应该说,他已经十分成功。古驰(Gucci)设计师亚历山德罗·米歇尔(Alessandro Michele)和圣罗兰(Saint Laurent)设计师艾迪·斯理曼(Hedi Slimane)因为与西蒙斯志同道合,而在当代备受推崇。然而,HBA 的杉尼·奥利弗(Shayne Oliver)、克雷格·格林(Craig Green)以及郑旭俊(Junn J)等独当一面的设计师,即使凭他们创新立异的奢华男装设计,甚至前卫和具争议性的风格,也难以和女装一样成为主流。

问题是,时装界如何将几大前卫品牌的有型设计,融入层面更广泛的大众化男装中?

千万不要误会我的意思,身穿简简单单一件白色 T 恤、牛仔裤、脚蹬黑靴的男士,看上去也可以十分有型;或是西装骨骨、时髦得体的男士,并没有任何问题,只是男士还需要有更多穿衣选择。姑勿论怎样,时装界不仅要反映人们对流行趋势观念上的改变,还应该要担负起引领潮流的责任。而且应该要捍卫一种理念:男装也应该是充满趣味性的。

我热切期待男装能够与女装享有同等地位的一天到来。单是脑海中浮现起那些没完没了的男装设计和有可能出现的款式,已令我欣喜若狂。如果有机会步上红地毯,我绝对不会穿燕尾服。我会选择以一身爱德华·胡塔巴拉特(Edward Hutabarat)的蜡染印花男士和服配搭宽沿帽亮相。其中一个原因是,我知道肯定有人会拿着麦克风追问我,那一身打扮在搞什么名堂。我希望能够享受装身打扮的乐趣,男士们至少也值得享有这种权利。更重要的是,我们当前对男子气概的定义,实在对世人造成压力;因此,我急不及待希望看到,时装潮流可以重新改变人们对男子气概的想法,并且就此造成一定的影响力。

要掌握男装的最新设计,在此先睹为快 Shop the Boulevard

SHOP!购物大道
为您精选的新款时装、华丽饰物及美容产品,现在于新濠影汇购物大道有售。还有多款独家及限量版單品可供立即预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