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身兼时尚撰稿人、造型师及创意顾问多职,同时也是微杂志《LEAF》的创办人,每月还为Fashion Statement撰写专栏。请浏览www.leafgreener.com,关注来自叶子工作室的更多作品。

#巴黎

对逝去的欧洲传统精神的致敬和缅怀:

“在巴黎,野心勃勃是永远不被认可的。” Mr. 天才挖掘者告诉我,这是我对Lucien Pagès先生的爱称。这位在巴黎时尚圈举足轻重的人物,一直以挖掘新锐设计师和支持精英品牌而闻名。由他打理的品牌有Loewe, Lemaire, J.W.Anderson, Moynat, Sacai,Courrèges,Ronald van der Kamp,Elie Top, Koché等。“在巴黎请不要有急切的压迫感,即便你有很重要的心愿要达成。你需要创造一个“环境”,让这个环境帮你去完成。”他语重心长的对我说。

他的这番话把我带到了奥地利作家茨威格在《昨日的世界》里所写过的那个时代,“在那个时候,匆忙和慌张不仅被看作是不文雅的,而且事实上也没有必要。”

#巴黎
对逝去的欧洲传统精神的致敬和缅怀:

“在巴黎,野心勃勃是永远不被认可的。” Mr. 天才挖掘者告诉我,这是我对Lucien Pagès先生的爱称。这位在巴黎时尚圈举足轻重的人物,一直以挖掘新锐设计师和支持精英品牌而闻名。由他打理的品牌有Loewe, Lemaire, J.W.Anderson, Moynat, Sacai,Courrèges,Ronald van der Kamp,Elie Top, Koché等。“在巴黎请不要有急切的压迫感,即便你有很重要的心愿要达成。你需要创造一个“环境”,让这个环境帮你去完成。”他语重心长的对我说。

他的这番话把我带到了奥地利作家茨威格在《昨日的世界》里所写过的那个时代,“在那个时候,匆忙和慌张不仅被看作是不文雅的,而且事实上也没有必要。”

现场一:

2015年, 我受Lucien Pagès 先生之邀去吃圣诞平安夜晚餐。独立香氛品牌Byredo的创始人Ben Byredo先生是这次活动晚餐的主办者,Byredo也是Lucien先生所打理的品牌之一。他的香氛品牌被巴黎最负盛名的M/M Paris创意机构打造标识和形象。晚餐的地址选在由法国涂鸦艺术家André Saraiva创建的巴黎Boutique酒店Grand Amour Hotel一层的餐厅里。 壁炉里柴木被火苗鞭打着吱嘎作响,室外的小花园里一棵硕大的松柏散发着迷人的幽香。静谧的烛光营造出柔软的室内空间,散落的松针及一品红被点缀于餐桌上。周遭的一切让我感觉像是来参加一个温馨的家庭聚会,而不是那种充满野心的时尚社交场所。

“你穿的是Vanessa Seward的设计吗?”
一个清脆响亮的声音打破了我的思绪……
“是啊。”
“我喜欢Vanessa。哦,你好!我是Claire。”
“你好!我是Leaf。”
“我为《Self Service》杂志工作,你知道这本杂志吗?”
“嗯,知道的。”
“我听说你是社交媒体明星,你的instagram帐号是什么?我们应该在下一季的巴黎时装周期间做点什么。”
“哦,好哇。你想做什么呢?我的Instagram帐号是Leaf_Greener。”
(这听上去不是很典型的巴黎式对白,巴黎人一般是不会直接切入生意话题的。后来我得知Claire是住在巴黎的英国人。)

如今在社交场合上社交媒体账号早已代替了名片,不过幸好我没有犯上社交媒体的最大忌讳——着装过度。在巴黎,适度的穿着总是可以帮到不善主动交际的我打开沟通的可能,更何况这是一个法语缭绕的晚餐现场。而今晚,一套不具备野心的巴黎式装扮是:黑色西装外套、白色荷叶饰边高领毛衣、一条以黑色吸烟装灵感设计而成的长裙(它们均来自备受时装圈关注的法国时装设计师Vanessa Seward的2015年秋冬系列作品)和一双Nike的Cortez运动鞋(就是电影《阿甘正传》里阿甘穿得那双)。

法国/意大利女演员Chiara Mastroianni穿着一件简单的黑色外套不饰粉黛的出现在晚餐活动上。在巴黎,女明星们不需要艳光四射的服饰去武装自己,也不需要保镖和一堆随行人员的帮衬。我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她的出现。法国知名时装造型师Camille Bidault Waddington也穿着一件米色的开司米圆领毛衣,还有Dior品牌高级珠宝设计师Victoire de Castellane 穿着她标志性的黑色针织连衣裙和她超现实主义感的珠宝。就是这样的简单把我的思绪引入了一个空旷干净的房间,它充满想象,却毫无野心。

现场二:
“Leaf, 这是我一直想向你介绍的设计师Jay Ahr先生。”Roger Vivier品牌的女公关殷勤的把我拉到这位设计师面前。
“Jay,这是中国著名的KOL Leaf小姐。”
“什么是KOL?!”这位法国设计师一头雾水的急忙问道。
“KOL就是Key Opinion Leader,就是我们常说的Opinion Leader的意思。中国人叫KOL。”Jay的夫人急忙低声解释道。
“哦你好!”设计师热情的伸出手来打算和我握手。
“哈哈,你好!我不是什么KOL,我是OL,其实就是一个Office Lady而已。”

“哈哈哈,这个解释好……”

现场一:

2015年, 我受Lucien Pagès 先生之邀去吃圣诞平安夜晚餐。独立香氛品牌Byredo的创始人Ben Byredo先生是这次活动晚餐的主办者,Byredo也是Lucien先生所打理的品牌之一。他的香氛品牌被巴黎最负盛名的M/M Paris创意机构打造标识和形象。晚餐的地址选在由法国涂鸦艺术家André Saraiva创建的巴黎Boutique酒店Grand Amour Hotel一层的餐厅里。 壁炉里柴木被火苗鞭打着吱嘎作响,室外的小花园里一棵硕大的松柏散发着迷人的幽香。静谧的烛光营造出柔软的室内空间,散落的松针及一品红被点缀于餐桌上。周遭的一切让我感觉像是来参加一个温馨的家庭聚会,而不是那种充满野心的时尚社交场所。

“你穿的是Vanessa Seward的设计吗?”
一个清脆响亮的声音打破了我的思绪……
“是啊。”
“我喜欢Vanessa。哦,你好!我是Claire。”
“你好!我是Leaf。”
“我为《Self Service》杂志工作,你知道这本杂志吗?”
“嗯,知道的。”
“我听说你是社交媒体明星,你的instagram帐号是什么?我们应该在下一季的巴黎时装周期间做点什么。”
“哦,好哇。你想做什么呢?我的Instagram帐号是Leaf_Greener。”
(这听上去不是很典型的巴黎式对白,巴黎人一般是不会直接切入生意话题的。后来我得知Claire是住在巴黎的英国人。)

如今在社交场合上社交媒体账号早已代替了名片,不过幸好我没有犯上社交媒体的最大忌讳——着装过度。在巴黎,适度的穿着总是可以帮到不善主动交际的我打开沟通的可能,更何况这是一个法语缭绕的晚餐现场。而今晚,一套不具备野心的巴黎式装扮是:黑色西装外套、白色荷叶饰边高领毛衣、一条以黑色吸烟装灵感设计而成的长裙(它们均来自备受时装圈关注的法国时装设计师Vanessa Seward的2015年秋冬系列作品)和一双Nike的Cortez运动鞋(就是电影《阿甘正传》里阿甘穿得那双)。

法国/意大利女演员Chiara Mastroianni穿着一件简单的黑色外套不饰粉黛的出现在晚餐活动上。在巴黎,女明星们不需要艳光四射的服饰去武装自己,也不需要保镖和一堆随行人员的帮衬。我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她的出现。法国知名时装造型师Camille Bidault Waddington也穿着一件米色的开司米圆领毛衣,还有Dior品牌高级珠宝设计师Victoire de Castellane 穿着她标志性的黑色针织连衣裙和她超现实主义感的珠宝。就是这样的简单把我的思绪引入了一个空旷干净的房间,它充满想象,却毫无野心。

现场二:
“Leaf, 这是我一直想向你介绍的设计师Jay Ahr先生。”Roger Vivier品牌的女公关殷勤的把我拉到这位设计师面前。
“Jay,这是中国著名的KOL Leaf小姐。”
“什么是KOL?!”这位法国设计师一头雾水的急忙问道。
“KOL就是Key Opinion Leader,就是我们常说的Opinion Leader的意思。中国人叫KOL。”Jay的夫人急忙低声解释道。
“哦你好!”设计师热情的伸出手来打算和我握手。
“哈哈,你好!我不是什么KOL,我是OL,其实就是一个Office Lady而已。”

“哈哈哈,这个解释好……”

#纽约
新锐设计师Sander Lak的工作室:

这位曾为比利时著名设计师Dries Van Noten打工多年的幕后操手,在一年多前决定搬到纽约,开始创建自己时装品牌Sies Marjan的生涯。

他的秀场设计由大名鼎鼎的制作人Alexandre de Betak监制,品牌公关找来挑剔的公关公司PR Consulting(请注意这也是Dries Van Noten在巴黎的公关公司),秀场时装造型请来了为Vetements走秀并做造型的当红造型师Lotta Volkova,重要的英美媒体和买手们几乎都来参加了他的首秀(估计公关公司压根就没请亚洲媒体)。尽管在我看来Sander巧妙的沿袭了Dries Van Noten的设计风格并借鉴了他的一些经典时装廓形,但这些强有力的幕后操手还是极为有效的把他打造成缺乏原创力纽约时装周的亮点之一。不识相的我在他秀的当天并没有前去,而是选择了秀后去他工作室拜访一趟。

走进工作室,一件用浴帘布制成的印花连衣裙吸引了我的注意,设计师解释道由于生产工艺的原因(其实就是担心没人会买窗帘布做的衣服)这件衣服并不会投入生产。之后一件手工编织的混色针织套头衫也在向我招手,Sander对我说,“你喜欢的都是我这个系列里最贵的产品,你一定是有一个富有的男朋友。”我顿时毫无表情的冷笑道,“这倒也没必要吧!我自已可以承担。”
紧接着他继续说道,“我听Michael(Michael是我们共同的朋友)说你是超级明星!”
“……哪有,他言过其辞了……”
“……”
“哦对了,我还有个会要开。很高兴你能赶过来看我的系列。”
“……”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这就是纽约。

这次来纽约,我又忘记转换价值观频道(但这又如何转换?我明明就只有一种价值观!)。可能是因为昨天还在巴黎的缘故再加上我根本就懒得理会纽约的这种谄媚显摆的交流方式。或许我应该声调尖锐的回复他:“超级明星?!哈!我想你一定是读了那篇《纽约时报》对我做过的报道。”在这里,我需要把Lucien先生的教诲深深埋葬起来。野心is good! 这里你要随时费心尽力的推销自己……

SHOP!购物大道
为您精选的新款时装、华丽饰物及美容产品,现在于新濠影汇购物大道有售。还有多款独家及限量版單品可供立即预留!